北京日报攻击粉笔张小龙是“汉奸”

  5月22日,北京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CEO张小龙在微博抱怨,表示个税交400万企业交税8000万,孩子无法上学,该微博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后,张小龙在微博回应称,本意只是在批评北京的教育制度,没有任何冒犯北京人的意思,向感觉被冒犯的朋友道歉。

  粉笔张小龙:我没有北京户籍,孩子就不能上北京公立学校,我准备给她找一个小的私人办的学校,那个学校没有办多久就倒了。然后各种申请私立学校,花了两年时间申请到一个。临入学了告诉我,必须要有北京的学籍,并且5月31号必须有。问题是办了北京的学籍,以后也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为什么要办这个学籍。私立学校根本不占有公共教育资源,为什么不让上?!我在北京工作四年,仅个税就交了400万,加上企业各种税,没有一亿也有八千万。没有享受任何社会福利待遇就算了,为什么连孩子上个私立学校也XX的不让?!这是什么XX政策!连我这样的孩子上学都如此费劲,其他人真的不知道怎么过!如果我这次孩子不能上学,我绝对离开北京,把公司搬走,搬去一个可以接受我和我没有北京户口的同事们的地方,离开这个XX的北京!

  5月27日,北京日报发布文章点名攻击“粉笔张小龙”是“现代汉奸”,证据是北京日报挖出来的张小龙六年前发的微博,并对其上纲上线,说是“对国家的背叛”,是“汉奸”。

  随后,粉笔张小龙的微博帐号被封禁,5月29日,粉笔网CEO张小龙通过朋友的微博号发表致歉信,表示已经将此前不恰当言论微博删除,并对此前不恰当言论进行了解释,同时向大家道歉,表示愿意为不当言论承担责任。

  在这份致歉信中,张小龙解释了自己关于“外族统治中国”、人民解放军、人民英雄纪念碑等事宜发表不恰当言论的原由,强调自己的这些言论集中在2012年前后,当时的自己年轻气盛、涉世未深,微博关注人数较少,“评论也很少,就完全当成了个人发泄情绪的地方,没有意识到这是公共平台”。

  张小龙也强调,这份致歉信很早就完成了,而并非有意拖延发布。他表示,自己的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整个粉笔科技公司,将微博名称更改也仅是觉得不妥而已,并无逃避责任之打算。作为一个成年人,他愿意为自己的不当言论承担所有应尽的责任。

  张小龙总结说到,自己一定深刻吸取这次教训,认真在行为和意识上都有所改进;并再次表达歉意,再次感谢大家。

  我觉得,如果说的是“张小龙抱怨孩子没法入学”这件事,张小龙根本没必要道歉,反而是政府应该向他道歉。

  如果扯到几年前发的微博言论,那是另一件事,也就是“思想审查”,很多年前说的话,不考虑当时说话的语境和历史背景,直接拿到现在来批判,这合适吗?

  举个例子,1956年,毛泽东在与访华的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同年,在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合理事长南乡三郎时,也说了类似的话。如果不考虑当时的历史背景和语境,直接拿到现在来进行分析和批判,那样得出来的结论肯定也是不对的。

  张小龙被扣汉奸这件事,让我想起了电影《霸王别姬》的一个情节,文革时,红卫兵小四审问段小楼:是不是说过‘就算共产党来了我也照打不误?’,那坤出来作证,段小楼只会恐惧的摇头否认,没想到几十年前这场闹剧居然在中国互联网上真实地重现了,张小龙所面临的恐惧,很多老一辈的知识分子都体验过。那种恐惧,是一种求生的恐惧,为了能求生,不要说道歉,哪怕是揭发和污蔑亲人都是做得出来的。

  在文革时很多知识分子都不堪忍受屈辱而自杀了,他们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欲望,能够尊严的死去就是最大的幸福。

  希望我们不会再经历这样的历史。

  以下是“粉笔张小龙”的致歉信原文。

  致歉信

  各位媒体网民朋友

  大家好,我张小龙,前几天因孩子上学的问题发了一条吐槽的微博。我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言论有不恰当的地方,很快删除并当即道歉,但还是被推向了头条。

  本想事情已经过去了,昨天突然有朋友告诉我,我被媒体批为汉奸卖国贼。得知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懵了,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我自认为一向爱国爱人民,怎么成了汉奸了?看了微博才知道,我被指为汉奸源自于我6年前的两条微博。这几年我发了两万多条微博,对两条微博没有太多记忆,我通过搜索找到了这两条微博,为了避免不良影响,我及时进行删除。接下来就此事做几点说明:

  1、虽然是六年前发的,但确实是我发的。我现在深刻认识到,这样的言论是非常不恰当的,伤害了大家的感情,在此特别向大家道歉。

  2、那两条微博本意绝对不是想让外族来统治中国,而是想说其它国家有做得好的地方我们可以借鉴,但表述方式很不恰当。2012年我微博没有什么人关注,我纯粹把微博当成个人观点发表地方,没有意识到这是公共平台。那时还在学校读书,同时在一个培训公司做兼职,刚接触社会,涉世未深年轻气盛,喜欢标新立异,难免夸大其词。现在看来,这些言论是非常不合适的,给大家造成不适,万分歉意。

  3、另外一条微博,是说关于人民英雄纪念碑。也是多年前的一条微博,我第一次去天安门广场参观人民英雄纪念碑。那天人比较多,半天挤不进,心情比较烦躁,突然想起看过一本书评价太平天国用了“文盲加流氓”,就引用原话发了这条微博,当时想说太平天国但是只是一句牢骚,没有加以区分,是我的不对。我现在深刻的认识到太平天国运动是人民运动的一部分,大大推动历史发展。再次向人民英雄,向广大网友,表达歉意。

  4、还有人批评我不尊重解放军。那是2013年雅安地震,每次地震解放军都在最前线,我个人对解放军是非常尊重和敬佩的。当时舆论到处都在说解放军,我本想表达的是解放军作为救灾资源一部分,解放军也是有限的,不能把动不动什么都找警察解放军,把解放军当作无限免费劳动力。不要把警察、政府等公共资源当作无限供应免费的劳动力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雅安发生地震作为四川人我非常关心,当时工资只有6000情况下捐款三万,并组织人开车送物资去灾区,配合解放军救灾,这些在我个人微博上也有记录。但是在解放军应该起什么作用问题上,连续发了非常多因为观点不同和网友吵起来了,就越来越激动,就和网友吵了起来,期间并没有一句话说人民解放军不对或者不好。但是在语气上,确实显得很情绪化,并且有些刻薄,容易让大家造成误解,在这里向各位解放军同志道歉

  5、除了这些之外,我本人还发表过其它的一些不当言论,如有冒犯大家,非常非常抱歉,在此一并向大家道歉。这些不当言论大都集中在2012年左右,那时我个人微博没有什么人关注,评论也很少,就完全当成了个人发泄情绪地方,没有意识到这是公共平台。这些言论虽然多少受到当时社会舆论环境影响,但主要还是自己问题。我也看到网络上对我的批评,非常能感谢媒体和网友的批评,你们的批评让我清醒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多严重。我保证在以后工作生活中,不再犯同样错误,请大家监督。

  6、这封道歉信写得很早,发得很迟,并非我有意拖延。我的个人微博因为反馈入学问题当天晚上就被禁言一周,一直不能发任何信息。同时这些言论也是我自己2012年的言论,粉笔是2015年才成立的,所以完全是我个人的,并不代表公司,用公司官方账号发也并不合适。我将个人微博名字改了,也并不是要逃避什么,而是这些言论确实和粉笔无关只是代表我个人。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愿意为我不当言论承担所有应该承担责任。

  再次感谢大家的批评,是你们的批评让我清醒,我开始的时候还有点逆反心理,尤其是看到商业上竞争对手也参与对我的批评,甚至想过要反驳。经过多天思考,尤其是亲戚朋友和老师同学批评教育,我今天非常彻底认识到自己错误和问题。并为此深深反思自责,不仅仅是年少轻狂,而是自己思想意识上存在很大问题。王阳明先生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今天我彻底认识到作为一个社会的人,作为一个生活在一个特定国家和群体中的人,我不是一个个体,离开社会国家人民,绝对不能独善其身。言论可以自由,但是自由前提是言论自律自责。我一定深刻吸取这次教训,认真在行为和意识上都改进。

  再次表达歉意,再次感谢大家。

  张小龙 2018年5月29日

  原文链接:《北京日报攻击粉笔张小龙是“汉奸”》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354.html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