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了一点

本·巴雷斯(Ben Barres)做完一个科学报告。当他在台下走动时,无意间听到一个听众对别人说:“本·巴雷斯的这个报告真不错,他研究比他妹妹芭芭拉做的强多了。”
问题是,芭芭拉·巴雷斯(Barbara Barres)并不是本·巴雷斯的姐妹,她就是本·巴雷斯自己。
42岁那年,芭芭拉做了变性手术,从女性变为男性,同时改名为“本”。这个从心所愿的手术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副作用”——本发现,他在科学界里被人“更当回事”了,仅仅因为他现在是个男人。
即使是今天,女性在科学界仍然会遇到种种阻碍。在实力相同的情况下,女性更难得到资助。另外,女性更经常被要求“平衡家庭与工作”,却很少得到育儿方面的支持。
当本还是芭芭拉的时候,她曾经在MIT课堂上解出一道很难数学题,全班只有她解出来,其他男同学都失败了。结果呢?教授认为她作了弊“是男朋友帮了忙吧。”
芭芭拉没有男朋友,她是自己解出那道题的。
在竞争奖学金时,芭芭拉输给了一个男同学,当时她已经发表了六篇论文,而那个男同学只有一篇论文。
在哈佛时,芭芭拉与另一个男同学竞争一项科学奖,院长私下对她说,“我看过你们两的申请,我认为肯定是你赢,你的申请好太多了。”
结果,那个男生获了奖。一年后,那个男生退出了科学研究界。
芭芭拉坚持了下来。
她的博士后导师Martin Raff记得,巴雷斯每天在实验室工作到凌晨2、3点,然后就睡在办公室地板上。每天早上,导师来实验室开门时,门都会撞到巴雷斯的头——“后来他终于学会了换个方向睡。”
巴雷斯努力研究的,是大脑里的神经胶质细胞。
大脑里最有名的细胞,是神经元。然而数量最多、占到90%的,则是神经胶质细胞(glia)。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人们对神经胶质细胞的看法——无非是一群胶水而已。长久以来,神经胶质细胞被认为是没什么大用,只是把神经元支撑起来、粘在一起。神经胶质细胞只负责搭舞台,神经元才是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主角。
但巴雷斯发现并非如此。
巴雷斯与他带出来的学生们研究发现,少突胶质细胞能帮助神经元形成髓鞘。星形胶质细胞能促进神经元成熟,帮助神经元形成正常形态的突触,并增强神经元突触间的信号传导效率。人在婴儿阶段会修剪去除大量多余突触,这项工作,也是由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合作完成的。许多神经退行性疾病,原因可能正是神经胶质细胞出了问题。
2013年,因为在神经胶质细胞上的杰出研究成就,巴雷斯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他是第一位变性院士。个人经历,让巴雷斯经常为平权发声。
12月27日,巴雷斯因胰腺癌去世,享年63岁。
斯坦福大学发布的悼文里说,在最后的日子里,他忙于为学生们撰写推荐信。
有些人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了一点。

Dr. Ben Barres, RIP.[蜡烛]



喷嚏网官方App :【安卓】在 豌豆荚 、360手机助手、小米应用商店,搜索:喷嚏阅读;【ios】App store里搜索:喷嚏网官方阅读;

喷嚏网官方网站:http://dapenti.com (海外访问:https://dapenti.com)

每天网络精华尽在【喷嚏图卦】       喷嚏网官方新浪围脖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127601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