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尊重生命:微博怎样成功阻止了一名抑郁症患者自杀?

Broadcasted at September 19, 2016 at 01:04PM:

在微博网友、澳大利亚警方的快速行动和微博官方的积极反映下,一起网友自杀事件被成功阻止。这是一起紧急求助,多花分一秒找人都有可能错过最佳的挽救时间。从微博上开始有网友响应找人,到最终人被找到被医疗机构收治,未超过六小时。

我们找到了这起事件中的核心人物,在澳大利亚当地报警并作为联络人和线索提供者的 @indolentoma,在他的帮助下还原事件的经过。

*注:为保护当事人个人信息,我们用字母代替当事人的微博 ID;以下时间轴为北京时间。


9 月 12 日傍晚

当事人,网友 hx 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发布了服用安眠药自杀的消息。这条微博(后来已经删除)在他的社交圈子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

时间格外紧迫!大部分安眠药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可以让人“在睡梦中死去”,反而会让人中毒,感到无比痛苦!和 hx 在现实中认识的朋友开始在微博、微信上传递消息,试图找到他。

当晚 9 时许

居住在澳大利亚东部布里斯班的 @indolentoma 了解到此事。当时,他收到了朋友的微信让他去看 hx 的微博,看了之后发现 hx 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准备自杀。

他后来成为整件事情中的重要人物。如果没有他的及时行动,一条生命可能就要这样逝去。

当晚 9 时 – 10 时,hx 服药后约 2 小时

@indolentoma 对澳大利亚的精神健康救助比较清楚,决定介入。他通过各处消息得知 hx 可能身在澳大利亚西部城市珀斯,并在当地时间 11 点左右前往自己所在地警局报警,希望联系到珀斯警局。

但当时情况不容乐观。“我去了警察局,告诉警察我在微博上认识这个人,他可能要自杀。但我只有他的中文名和大概的位置信息,警察能做到的也不多。”@indolentoma 告诉我。

警局很快就开始给珀斯警局和入境管理局打电话尝试找人。@indolentoma 的手机快没电了,于是回家充电并发了最一开始的几条微博

当晚 10 时许,hx 服药后约 3 小时

hx 自杀的原微博,随着转发规模的不断扩大热度很快提升。

20160918133151

微博官方注意到这件事,很快就封了 hx 的微博账号。@indolentoma 发现 hx 账号被删,于是去微博 CEO 王高飞(@来去之间)的账号下评论希望能够获取 hx 的个人信息以帮助警察找人。

(后来我得知,这步操作是微博在处理自杀事件时的标准动作,在后台暂时禁止该账号的所有活动,并掩盖所有的微博,让它们显示为已删除。事实上,hx 的账号之后还可以启用部分功能)

当时,微博官方开始着手从 hx 的账号中提取个人信息。当晚 10:27,@indolentoma 在微博上表示,新浪员工已经跟他接触。

10:38 左右,拥有 38 万粉丝的微博用户 @阑夕  发微博 @来去之间,言辞急切。这是一个平时经常调笑微博其他用户的账号,这次却放下了身段恳请微博能够特事特办,向警察以及介入此事的网友提供 hx 的个人信息。此时开始,事件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10:39,@indolentoma 再发微博表示已经从微博得到了 hx 的个人信息并告知了警方。 @来去之间 后来回复了 @阑夕 等账号表示已经提供了信息。

20160918115214

当晚 11 时许,hx 服药后约 4 小时

hx 的国内朋友未能联系到他的父母。11:30 左右,@indolentoma 回到警局,警方通过中文名等信息查到 hx 两三周前刚刚入境,身在墨尔本。之前的错误信息得到更正。警察基于之前已有的信息,包括姓名、入境信息、学校登记信息等前往 hx 曾经租过的房子搜救,结果没找到人。这个消息让 @indolentoma 更加担心了。

此时,微博提供的信息极大地缩小了搜索范围!@indolentoma 从微博员工那里拿到了 hx 最后登录的 IP 地址经过警方查证后发现确实在墨尔本。除了 IP 之外,微博还通过 hx 账号曾经发布的照片,提取了地理位置坐标信息,通过 @indolentoma 交给墨尔本警察。

saving-hx

微博提供的信息使得 @indolentoma 和警察基本确定了 hx 所在地的大致区域——位于墨尔本 Yarra 河南岸的一片高层住宅区。

随着新信息的获得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搜救难度又一次提高了……

第二天凌晨 1 时许,hx 服药后约 6 小时

当晚最好的消息终于到来!在之前为救助 hx 而建立的聊天群里,有其他朋友找到了 hx 的手机号并提供给 @indolentoma、,而这个手机号这成为了搜救的关键。

凌晨 3 时许,hx 服药后约 7-8 小时

大约在此时,墨尔本当地警方已经通过三点定位法(计算手机信号与附近三座基站的距离来定位)找到了 hx。后来 @indolentoma 再给警察打电话,警察已经不再向他透露最新情况,因为他不是 hx 的直系亲属。

20160918141135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 @indolentoma 和其他一整晚都在帮助 hx 的人知道,他现在暂时安全了。

780bf760gw1f7raal4d56j20ku112wie

第二天

微博暂时恢复了 hx 账号的私信功能,这让 @indolentoma 可以通过私信与 hx 联系。当天的最新进展是,hx 回复称自己不太记得前晚发生的事情,现在安眠药已经被收走,但也不确定究竟是房东还是警察的最终介入救了他。@indolentoma 也告诉他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并希望可以前往墨尔本和 hx 见面,帮助他渡过难关。


抑郁症不应该被轻视,却也不是患上就治不好的绝症。它可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需要被科普和理解的精神疾病。

在找到 hx 那天(事发第二天)下午,@indolentoma 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抑郁症根据症状要住院和增减药物,不然只会适得其反。这就是我觉得他在国内的医生不负责任的地方,开了半年的药一百多片让他全带来,也不跟进,不知道怎么想的⋯

20160918112644

截至本文发出,@indolentoma 仍在积极争取和 hx 见面、帮他联系相关救助,但未能从 hx 那里得到肯定答复。“我的心理医生说她接触过的中国留学生抑郁患者,都很胆小,怕被歧视,”他告诉我他自己也是抑郁患者:

那一晚我感觉,救 hx 就像救我自己。

也正因为此,他也希望我在本文里更多提及抑郁患者怎样寻求帮助,“(澳大利亚)有精神急诊机动队,如果不愿意去医院,也会有精神科医生上门开导你。如果你愿意去医院,就算是留学生保险,也不用花一分钱,会有不同的医生来帮助你,定制不同的治疗方案。”

但遗憾的是,和身处澳大利亚能够享受到上述这些的 hx 相比,还有更多抑郁症患者饱受着病魔的摧残。他们隐藏在每一个微博 ID 之下,平时用 233、hhh 之类的转发来掩盖着自己的痛苦。最近回归 PingWest品玩的我的一位同事,就公开了自己有抑郁症的情况。

在我的同事范俊杰撰写的那篇文章中,他提到自己“丝毫没有因为大家开始了解、讨论和感慨乔任梁抑郁自杀事件而获得任何欣慰”。他说:

一场悲剧被卷入了社交网络这一台机器,被搅碎、分类,然后被不同人群消化和传递,每一部分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每个人也都有意无意地消费了它,但没人应该为消费这场悲剧负责。

他也很明确地阐述了自己为什么这样想:

作为一种高发的精神疾病,在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抑郁症已经被社会广泛了解,人们能够及时意识到自己的心理问题,也有很多心理诊所可供选择。在中国,抑郁症患者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可为什么大众还要靠一次抑郁症患者(还是明星)的自杀才能集中地了解到相关知识、产生对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的关心?

也许我们应该为 hx 感到幸运。因为他不是一位喜欢曝光的人。

善待生命吧,无论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相关阅读:

    对不起,我一点儿也不想通过乔任梁的死来了解抑郁症

    向社交网络上的恐怖主义开战,你可能还需要一点点算法

    扎克伯格:比起P图晒图,安全签到、寻找被拐儿童、让世界互助才是对社交媒体来说更重要的事儿

    数据科学家发现,用 Instagram 诊断抑郁症更靠谱

r.png?n=how-weibo-and-its-users-stopped-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pingwest.com/how-weibo-and-its-users-stopped-a-suicide-related-to-depression/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