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Uber的实习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Broadcasted at January 16, 2016 at 07:15PM:

争取你还不太称职的机会

Uber对待实习生和全职员工一样。也许这样不对,但是我们因此比想象中拥有更大的创作自由和权力。而且Uber刚成立不久,尚不需要特意安排琐碎的“实习生工作”,因为它对公司的核心业务贡献不大。

我参与的项目之一UberEvents,是一个为活动方接送嘉宾的服务。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我团队的两个领导,他们认为预付车费是一个巨大而Uber仍未开发的市场。于是他们便一时兴起地租了一间房,临时招募了一个跨部门的小团队,利用六月的某一个周末便把这个想法实现了。但一件貌似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我其他的设计同事没有一个可以参加这项周末工作。更出人意料的是,竟然没人反对我这个实习生成为UberEvents的临时设计负责人。

虽然我不是很确定在产品经理眼中我的设计主管工作干得如何,但是当他和团队看见Events终于面向世界发布时,都激动到不行。结果Event项目成了大热门。就这样,我得到了一次和才华横溢的工程师、营销人员和业务拓展人员学习的机会,这一切都因为我抓住了一个我还不称职的机会。

屏幕快照 2016-01-10 22.33.26_meitu_2.jpg

优秀的产品设计师会像科学家一样思考

以用户为核心的设计思想是科学研究方法的衍生物。它是提问、研究、假设、测试、迭代的不断重复。设计,就是将你的视觉化假设,包括软件要如何表现、用户又将如何与其进行互动。就像所有假设一样,你需要通过测试确定命题的正确性。如果你一直用潮流、抽象的概念,就像“赏心悦目”这样的说法来解释你的设计,那么你最终就会没有任何说服力。你必须要能够解释你的设计将如何影响用户行为;还要能够推进一些关键性指标。

设计师们常常把与用户产生共鸣的价值挂在嘴边,然而,对于那些不能一眼看透优秀设计与产品功能之间联系的人来说,这种共鸣同样很重要。当你的团队受制于时间和工程师资源时,冗余的设计首先会被抛弃。赢得同伴们信任的一个有效方法,就是避免武断的决定,并且用充分的调研武装你的方案。你要有能力随时回答“为什么?”(同时也要确保你的同事们也能做到这样)。

设计调研不需要复杂的过程、耗费大量的资源。一点点的原型设计和可用性测试就完全够用了。虽然说人们都爱自我批评,但实际上,我们其实很难对自己的工作做出客观的评价。因此,我们需要谨慎地记录下自己重要决定背后的逻辑。因为产品的生命周期很长,但是我们的记忆力总不是很好。后来的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也不必因为你的一时懒惰而将产品逻辑重头来过。

1.gif

不用理媒体怎么说,Uber的企业文化不是咄咄逼人

真心不是

大家不会因为你年轻而轻视你

不断地接触Uber高层一直让我受宠若惊。但是更令我感到疯狂的是,他们竟然会听我一个初出茅庐的20岁实习生的意见。很多科技公司都对外宣称公司会采纳最棒的意见,不管它出自于谁,但他们多是打个嘴炮,但我认为Uber真的做到了。在我实习期间,不管是公司多高层的领导,他们都愿意与我讨论我的想法,重视我的意见。

尽管创新充满争议,但这是Uber的核心动力

当我Uber的暑期实习过半,纽约市长Bill DeBlasio宣布了他遏制Uber增长的计划(限制到每年1%的增长)。而Uber的政治逆袭也堪称经典。要知道Uber是为数不多能够拥有死忠粉(不仅仅指用户群)的科技公司之一。从草根层面,我们传播团队动员热情的乘客一起反击DeBlasio的提案。大佬们,比如曾任奥巴马竞选团队经理的David Plouffe,在纽约市四处约见关键的利益相关者。此外,Uber还发布了第一支电视政治广告。Uber在《纽约时报》上设计了一张整版广告,还在手机app设计了一个巧妙的抗议广告(Uber纽约专门推出了“DeBlasio Uber”功能,乘客在这个页面中很难打到车)。此外,我们CEO在全公司每周的Q&A上回答战略方面的问题。

3.jpg

这类政治的斗争,Uber已是屡见不鲜。成立短短5年,公司如同争议黑洞一般。大多人的是要么是粉,要么是黑,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论是否有意为之,在的Uber工作就像表明了一种政治立场。你无法逃离公司面临的政治问题,而且你还得时不时地替公司的策略辩护。创新充满争议,历来如此。但这也是其工作启发思考的原因之一。Uber的政治争议好似科技初创和政治运动的结晶,从不令人乏味。

牛逼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往往心有灵犀

在Uber工作之前,我对设计师和工程师关系的理解很傻很天真。我想象的是,设计师只有在设计基本结束时才和工程师有沟通——也就是当所有的设计模块都完美的时候。

但完全不是。Uber的工程师和设计师们很早就会有交流,而且交流得很频繁。工程团队教会我了解一个项目的技术瓶颈有多么重要,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最终实现我的设计,达到双赢。产品开发过程,实际上就是不断地平衡“时间”、“工程资源”和“设计质量”三者的关系。如果你很了解技术内容,你就能更好地在三者中做出判断,这样一来产品也能更顺畅地从设计过渡到开发。

把设计交付本身当做一个产品的思想是很有用的(工程师就是用户)。交付过程考虑得越周全,项目越容易实现。而且要不断尝试用新方法和工程师们交流你的意图。他们会感谢你的,而且交付的产品也会更出色。

幕后花絮精彩得超乎你想象

很多人误以为Uber在设计上基本没有进步空间了,产品基本上已是终极形态了。但是消费者看到是简洁的界面,而没有看到这下面隐藏的各种复杂。乘客的app只不过冰山一角。很多用户在看到司机app的时候都惊呆了,因为司机用的Uber是完全不同,而且更加复杂的产品。司机要用这个app管理收入、目标、评价、反馈、调度和导航。

Uber的雄心壮志早已不是秘密,公司不仅要做驾乘app,还想要成为未来的全球物流平台。现在公司有UberEATs、UberRush、Uber for Business、UberEvents、UberCommute, UberHop,第三方开发者平台,而且还有其它很多已经在开发的项目。这就意味着,Uber的核心app离完美和完成还远着呢。

Uber的设计师(以及任何其他公司的)对现状都有种永恒的不满足。他们执念地想把事情做的更好、更有效率、更直观。比如我们怎么为司机设计一套更好的评分系统?我们怎么改善和陌生人的UbePool用户体验?我们怎样才能让老年人和残疾人更简单地使用Uber?

Uner四年前长这样:

3.jpg

如果没有UberX或者UberPool、没有EATs、没有“输入目的地”,今天的Uber可能看起来或用起来和四年前的一样原始。如果按照Travis Kalanick(Uber创始人兼CEO)的想法:拥有一辆车终有一天会像养马一样——是富人的娱乐项目,而对其他人经济上并不划算。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我想,这条路应该铺满了激发想象的设计挑战。

谢谢Anthony Nichols帮我审阅本文的初稿;感谢Uber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夏天。

p-89EKCgBk8MZdE.gif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huxiu.com/article/136637/1.html?f=wangzhan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