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听书会】拜韩国娱乐为师后,我们学会了多少?

Broadcasted at January 6, 2016 at 10:47AM:

虎嗅注:

《韩娱经济学》作者王丛:“预计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将超过美国”

首先讲一下电影,今年整个票房应该已经超过了65亿美金。我们看到在过去15年当中,增长了50倍,这样的速度在世界任何国家都看不到这样的增长速度。我们预计在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将超过100亿美金,将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电影国家。主要两点原因:

原因一:中国现在每百万人的屏幕数不到20块,韩国是44块,因此从这个角度去看,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原因二:中国今年城镇人口,平均每个人看电影的次数不到一次,韩国是四次,我们也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中国电影观众平均年纪是21.5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青春类电影在中国有很好的表现。而在韩国,我猜测这个数字是超过30岁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韩国人电影有很多深刻的一些题材。

在电视广告方面的话,中国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一样,电视广告已经停止增长。而受益于年轻观众的消费习惯迁移,互联网视频广告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我个人预测在2020年,中国的互联网、视频广告收入,将和电视广告视频持平。

互联网视频今年涌现最重要的趋势就是付费用户数的提升。我们看到中国最大的一家视频网站,已经宣布付费用户数超过1000万。

音乐产业,虽然目前的转播收入来自于电信运营商的增长服务。2016年应该是音乐产业正式腾飞的一年,一个原因是数字版权的正版化,另外一点就是互联网深度的融合。

而游戏,中国游戏产业在今年正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游戏的国家。

韩国电影、娱乐在中国活得怎么样?

纯韩国电影在中国表现没有一个好的,最好的票房是秦俊昊的《雪国列车》。《雪国列车》在全世界有超过9000万美元的票房,再中国只有大概1000万美元左右的规模。另外包括像全智贤、河正宇、李政宰的《暗杀》,在中国也是不到5000万的票房。

那些非纯的韩国电影,我们具体看到很多成功的案例。

电视剧领域里,今年最重要的变化是不能在视频网站上同步看韩剧了,剧集需要在韩国播毕后经过广电审查,获得播放许可证后方可播放。因此,今年韩剧在互联网的搜索量、关注度上都有所下降。但是今年越来越多的中国电视剧开始使用韩国演员,像朴敏英、具善惠、林允儿这样的韩国顶级演员开始直接参演中文、中国的电视剧。

综艺节目方面,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已经从早期的抄袭模仿,到中期的模式引进,再到现在的联合研发。

音乐和艺人经济方面,在百度贴吧和优酷搜索指数排行榜上,排在前30名的有一半左右是纯韩国组合,或者在韩国出道过的中国艺人。这个数字代表了中国现代的90后——未来主流消费群体,对韩国艺人的认可。

看着韩国的成功,中国还有这些挑战要克服

韩国的电影从1984年取消了事前审查,1996年出现了分级制度。在韩国电影的产业内里,制作公司能够获得一定比例的电影票房分成。而在中国是不存在这样一个环节,更多是包括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合作模式。

电视剧领域方面,我们国家相对韩国面临着三点挑战:

挑战一:题材创意。今年几部关于鬼、穿越、科幻的题材很吸引观众。在韩国,从2011年开始,都会分级标有“XX岁”标志,要求本土电视剧实行五档分级制度。但这一点在中国是整体缺失的。

挑战二:电视剧质量。在韩国,迷你剧一集的成本大概180万人民币左右,而科幻、历史题材的,每一集的成本可能在260万左右,像《来自星星的你》这样顶级的作品,成本在350万以上。而相比较,中国电视剧每集的成本大体还是停留在100-150万人民币之间,而且其中绝大部分成本是演员片酬,这便导致了两国电视剧质量的巨大差别。

挑战三:编剧。韩国整个电视剧产业链的核心是编剧,对于故事的把握、演员的选择,有决定性的作用。因此韩剧往往会选择最合适的演员,而不是选择最有名或最贵的。

在综艺领域里,越来越多韩国三大娱乐公司的人来到中国进行淘金,但今年广电总局7月份特别讲到,“真人秀不要集中于某一个国家引进模式”,这里的“某一个国家”指的就是韩国。所以对于引进数量的限制,是综艺发展的一个大挑战。另外虽然各方都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我们仍看到各种山寨模式横行。

而且,中国综艺节目产业链和韩国非常不一样,韩国综艺节目没有冠名和赞助环节,所以说,平衡中国综艺的电视方、制作方、广告方、明星等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最后是艺人经济,中国的市场太大了。中国一年有600部电影,15000集电视剧,200档综艺节目,300个互联网的网剧,对演员有大量需求。

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韩国艺人更加努力

在中国,很多13-18岁少年的家长是一定要小孩儿上高中、上大学的。但在韩国,父母能接受自己13-18岁,甚至7-9岁的小孩到公司做练习生。因为他们觉得当艺人和当科学家、律师、老师一样,但目前中国还没有这种氛围。

而且整个中国娱乐媒体,不管是电视台、电台,都是不给新人机会的。在韩国,所有出道的艺人都可以上《人气歌谣》《Music Bank(音乐银行)》打歌,但中国还没有这种条件。

我2014年10月时去韩国,那一周大概有30多个团体出道,在电视台的后台,艺人们都铺一排排毯子,坐在地上,不亚于中国的火车站。我觉得,只有在那种高压情况下,他们才更努力。相比其他韩国公司,我们公司还是比较人性化的。但即使这样,练习生们也要每天练习14-16个小时,坚持4年没有手机、电脑,每年回家一次。这种严苛条件下成长起来的艺人,不管是意志、心理素质或是对成功的渴望,都会比现在很多中国艺人强很多。

中国的现状可能是唱一首歌能吃一辈子。我小时候听过一首歌叫《小芳》,演唱者是李春波。我大概有五六年甚至十年没有看到他的任何消息了,后来有一天一个演出商跟我说,“你知道吗?现在李春波在三四线城市的商演特别好,一场可能有三千到一万块,一年的可以跑200多场。”

但韩国的话,三个月你没有上电视,你的天下就要易主了。

天映传媒总裁、制作人高军:韩国综艺也抄,但抄得认真

最早国内的综艺节目,都是关起门来做的。我们也会说看看别人做什么,但是基本上我们不管他们做什么,自己做自己的。

到了后来,综艺潮流出现在了台湾,他们学习了日本的综艺节目,然后本土化。他们综艺最重要的是搞笑、娱乐、讲人性、说人话,当台湾“说人话”的方式进入我们视野时,我们全盘投降了。从张飞和费玉清的《龙兄虎弟》,到后来吴宗宪、瓜哥的节目,都是我们学习的对象,我们在那个时候吸收了他们很多的养分。

最早从湖南卫视开始,他们请台湾的制作团队来做节目,让节目讲人话。后来很短一段时间,大家开始关注日本,但是最后发现无法学习,日本国民性、看电视的口味和感觉,跟中国差异非常大。而中国特别像韩国,他们国情跟我们更接近,所以韩国的节目在中国成功率特别高。另外,韩国还有个优势在于偶像潮流,正好符合了中国目前的社会发展——“既然我们没有偶像,就热爱他们的”。

其实欧美的综艺、日本的综艺是很立派的,韩国和台湾都以他们为学习榜样。韩国人学习过程中也有抄袭,抄袭得很认真,抄得非常像、一模一样。而我们大陆做节目就有一个问题,抄的时候也不认真抄,抄了一些之后就说我们不用抄了,要原创。所以基于这样的现状,中国制作团队就是应该老老实实的研发。

韩娱在中国目前大火,但是还能走多久?他们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卖给我们了。韩国团队是非常重视中国市场的,他们在中国市场投入度,和渴望成功的心是非常强烈的。这个在欧美人和日本人身上是看不到的。因为欧美和日本的市场是独立、巨大的,说白了他们不需要中国就可以赚到足够的钱。

另外,综艺节目的一个成功要素就是玩游戏玩到极致。你恐高对吗?OK,从100米跳下去。你不会游泳对吗?好,你去游泳。千锤百炼,符合人性。

华裔电影制片人Jon Chiew:“昨天是场工,今天就掌镜了”

之前我投资了《分手合约》,第一次看到剧本的时候感觉好催泪。但中国电影没有这样的题材,不知道中国观众能不能接受。但因为它成本不高,从投资的角度,我们就参与了。

在过程当中,我们中国的制作班底和韩国的制作班底产生了一些火花。比方说,韩国剧组12点吃饭,必须坐下来有桌子、有椅子、有泡菜。中国就10块钱饭盒蹲在那里5分钟就吃完了。韩国必须要好好地坐下来,桌子、椅子都摆得很好,但是我们就没桌,拍戏时间也紧,他们就有点不愉快。

在工作中,他们特别专业,对方就对我们不专业的团队不满。但没办法,我们一年有600多部片子要拍,剧组人手不够用,这人昨天是场工,今天可能就掌机了。所以我们专业的程度不匹配,对方就觉得为什么你们中国剧组这么不专业。

后来他们理解,知道我们人不够用,我们也接受了韩国人工作的态度和方式。

虎嗅个人微信号huxiu302,欢迎勾搭,勾搭时注明工作背景(如创业者、营销人)哦

p-89EKCgBk8MZdE.gif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huxiu.com/article/136171/1.html?f=wangzhan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