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年终总结之前

Broadcasted at December 23, 2015 at 11:39PM:

因为个人原因,今年的BLOG写得很少,并不是没得写,而是真的没有能静下心来写东西的空闲。

然而眼看今年就要过去了,还是有写一点什么的必要,不想留到明年。

914事件十三周年

上一篇还是8月的事,之后不久就是天津812爆炸。本来想在9月14日写一篇谈这事的,结果忙一下就耽搁下来了。

十三年前的汤山投毒案几乎是每年我都要提起的旧事,因为它一直都在提醒我:中国还是那个中国;中国互联网,还是那个中国互联网;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现在,距离天津爆炸已经过去一百多天了,早已经被人忘记得差不多了。更早之前的东方之星那400多条人命,就更加没人记得了。至于年初的1231新年踩踏事件,现在都快周年了。

新的事件又转移了人们的注意,深圳70多条人命被埋在了土里。

反正死的都不会是赵家人(哏出自《阿Q正传》——你也配姓赵)。

什么时候中国人的生命才能被当作是“人”的生命呢?

我们甚至连谈论这些都不行,因为赵家人会不开心。

比如王五四的文章,我们看着很开心,然而赵家人或者某些精赵(精神赵家人)看了不开心,于是一发就被删,发几篇就被封号。

浦律师更是不过发了七条微博两百多字,结果就被抓起来审判,这是想让他在若干年之后成为中国的金大中么?(参考韩国电影《辩护人》)

查理与猴神

法国今年算是被恐怖分子盯上了,从年初的查理周刊事件到前不久的巴黎恐怖袭击,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再次成为被谴责的目标。

然而对此的所有洗地言论我都是不赞同的,包括浦律师发表的某些观点——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然而这是他的权利,我反对剥夺他的这一权利。

宗教自由的前提是在世俗法律的框架内,所有将宗教教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不是宗教自由,而是宗教恐怖主义。

我不想说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至少可以说,所有以宗教理由拒绝接受法律管辖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

猴神一词出自最近看的一本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讲的是一个关于印巴和解的美好故事。

然而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我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本电影,但是我也很清楚现实中的印巴关系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这样,在有限的未来里,也不会达到这样。

不止是国家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民族和人民关系也是。

正如现在中国的内部民族关系和周边外部关系。

背后的因素太复杂,我们只能说向好的方向去努力,但绝不可以持过于乐观的态度。

川普那种政治不正确的观点之所以现在忽然有这么大的市场,正是因为过去的政治正确矫枉过正。

关于BLOG

我并不想让BLOG变成仅仅只是网摘记录,但很多时候的确是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以前说得太多,该说的已经说过了,再说也说不出什么花来。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虽然已经算是不惑之年,然而我对人生还是充满了困惑。

现在的我只想重新做回一个安静的程序员。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raptor.verybs.com/archives/3712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