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金庸笔下第一妖股?

Broadcasted at September 21, 2015 at 12:04AM:
奇怪的文章
640_002.jpg
少室山上,萧峰当着一众券商分析师,轻蔑地望向慕容复冷笑道“萧某大好蓝筹股,竟和你这种垃圾股齐名”。 慕容复高企的市盈率,碎了一地。

就像你不懂全通教育为啥能以275元/股的股价,一度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理解不了暴风科技可以刷出307.56元/股的天价,撑出369亿元的市值,相当于同期优酷土豆加迅雷的市值总和。你也不太容易get到,慕容复是咋混上“北乔峰南慕容”的市场评价的。

天龙八部一开篇,是个牛市。几只主要的概念股活得还都蛮开心的,各自奔忙在争名逐利、贪财好色的路上,股价连创新高,其中包括慕容复。他虽然是一只小盘股,却主打“大燕国老字号”概念,还手握“斗转星移”的核心技术。

在任何一波鸡犬升天的牛市中,把慕容复与萧峰齐齐放到资本面前,大家都会选择用脚把萧峰踢下去。萧峰是大盘股,控盘概率=0,庄家投资10亿元,萧峰上涨一分钱。况且,萧峰的股价不低,能讲的故事都讲的差不多了,没有给资本市场留下啥想(hu)象(you)的空间。

慕容复就不同了,他几乎是资本稀饭的个股样本,小盘股、有核心技术、可以讲故事、对资本极度饥渴、公司实际控制人贪财又好沟通。

股吧里开始有人放消息,说慕容复掌握的斗转星移技术,符合国家的战略新兴产业规划,潜伏在股吧中的朝阳群众们,为慕容复在资本市场找了个对标对象——北乔峰南慕容,说慕容复的股价、战略地位都是要对标乔峰的。

这种说法很快从股吧渗透到券商研究员的报告里,并逐步为广大散户所接受。慕容复的主营业务没发生啥变化,股价、市盈率却开始一路上涨。

有人这样解读乐视在市值过千亿后,相继发布了手机、汽车等产品的思路——因为乐视现有的产业撑不起千亿估值,所以必须要注入新的资产、概念。慕容复也有这样的资本运作思路,他要给资本市场一个理由,相信他能振兴大燕国老字号,他要撑起比肩乔峰的市值。为了讲好这个故事,大理的段延庆股权投资基金、西夏的产业基金他都无节操地拜过码头。

但市场没能等到慕容复注入新概念,天龙八部行文过半,震荡市来了,泡沫破了,千股跌停。萧峰经历了四个跌停板后,开始筑底反弹,慕容复却一跌不可收拾,先是跌破了鸠摩智,又跌破了段延庆,跌破了虚竹,还一度徘徊在段誉以下水平。散户闻风而退,萧峰在券商分析会上,恶狠狠践踏他的尊严和市值,连重仓他最多的牛散王语嫣,都选择了割肉离场。

慕容复彻底崩盘了。他生于炒作,死于作。此后牛熊更替,江湖上却再也不见斗转星移。

人人都爱牛市,牛市如一剂春药,让人迷乱颠倒。人人都厌熊市,可熊市才是妖股的照妖镜。不过,我还是想吃了春药,然后在照妖镜高悬之前醒来。

640_006.jpg
游坦之本该与段誉、鸠摩智、丁春秋一样,进入百元股行列的,却混到了一元股的队伍里。

所谓妖股,慕容复那样游走在泡沫里的,是寻常款。还有奇葩款如游坦之。明明基本面好到爆,股价却卑微到了尘埃里。

财经媒体常有一种耸动的写法“XX上市公司向大股东隐蔽利益输送,XX上市公司与大股东关联交易存疑”,这些标题党都伤害不了游坦之。他从不进行隐蔽利益输送,他给阿紫的利益输送都是明晃晃的。他也没有什么存疑的关联交易,俩人间的关联交易都是照顾大股东、损害上市公司权益的。

游坦之本来是一只基本面平平的个股,却因缘巧合地完成了冰蝉寒毒与易筋经两次资产注入,前者让他有了被炒作的题材,后者赋予了他蓝筹的潜质。

完成了两次核心资产注入的游坦之,基本面有多好?金庸在招股说明书里写的很清楚。阿紫失明后,游坦之抱着她逃命,阿紫说“你武功这样好,抱着我飞奔时,几乎有我姊夫那么快”。言下之意,此时游坦之内力已相去萧峰不远。

还有让丁春秋脊背发凉的一段——丁春秋这一步跨中带纵,退出了五尺,却见游坦之仍在自己身前三尺之处,可知便在自己倒退这一步之时,对方同时踏上了一步,当然他是见到自己后退之后,这才迈步而前,后发齐至,不露形迹,此人武功之高,当真令人畏怖。

他与少林方丈玄慈交手时,两人掌力在半途相逢,波的一声响,相互抵消,却听得嗤嗤两声,玄慈腰间束带的两端同时断截......玄慈在这里,已经落了下乘。

游坦之本该是一只牛股的,却成了一家最彻底的壳公司。一个大股东能用利用上市公司干的坏事,阿紫一样没拉下,抽血现金流、通过定增注入自己手中的垃圾资产、以上市公司实验自己的新业务,还时不时算计着把游坦之折腾退市了。就像阿紫给游坦之铸的那个铁头,好好一家公司被大股东折腾的面目全非。

640_008.jpg
韦小宝一直在忙着定向各路产业资本定向增发。

除了路演能力超强,韦小宝几乎没什么主营业务,也没有核心资产,于是他将自己定义为,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的第三方服务公司。

天地会的几个董事总经理,为了争投资款互不相让,权衡之计,注资参加了韦小宝的定增。韦小宝成了天地会概念股,双方展开紧密的战略合作。

国字号的康熙,想洗刷掉公司COO鳌拜。第三方咨询公司韦小宝看穿了康熙的心意,为康熙出具了一份报告,将公司内部运营中出现的问题,都归责于鳌拜,于是鳌拜出局。康熙心甚慰,参加了韦小宝的定向增发,韦小宝成了国字号改制概念股,双方展开紧密的战略合作。

韦小宝赶上了大型制药企业神龙教内讧,危难之秋,韦小宝对公司创始人洪教主的公司治理理念表现出极大的认同。在重新梳理了公司内部治理结构后,神龙教与韦小宝进行了一次股权互换,双方展开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

在机构投资者之外,几个著名的牛散也以个人身份参加过韦小宝的定增,如建宁公主、罗刹国公主、九难师太、苏荃等。笼罩在韦小宝头上的“XX概念股”越来越多。这时资本市场已经不再把他定义为“第三方服务公司”了,而称他是一家具有超强资源整合能力的平台型公司。

不过,韦小宝没忘记初心,虽然股价高企,他还是当年那只没有核心资产、没有主营业务,也许也没有什么希望的个股,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有了股价。

原文链接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cinacn.blogspot.com/2015/09/blog-post_17.html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