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谁教你写歌?

Broadcasted at September 24, 2015 at 06:08PM:

我在中国最好的音乐学院的电子音乐中心呆了整整四年,只有大一的作曲小课中涉及到了声乐曲写作。老师让我选一首现代诗自行谱曲,除了花了点功夫讨论旋律以外,剩下七八成的课时都用在了指导我如何写钢琴伴奏上。尔后作曲课的教学内容就迅速进入了更专业的领域,MIDI 制作、音频拼贴、软件合成,不管写出来是严肃电子音乐,还是影视视频配乐,抑或是音视频互动装置,总归都和歌曲无关了。而隔壁的作曲系离「写歌」就更远了,各种奏鸣曲室内乐交响乐(配置不断升级的器乐曲),偶尔沾点人声的顶多算是「声乐作品」,因为大多是无调性音乐,演唱者(大多是声歌系学生)唱得呲牙咧嘴,普通人听得一头雾水的那种。

其他音乐学院的情况也类似。公立学校基本都不会在官方层面上认可流行音乐,更遑论学术研究与人才培养了。而更接地气的民办音乐学院,比如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和北京迷迪音乐学校,倒是设有「音乐制作」和「MIDI 电脑作曲」专业,但主要的教学方向也放在音乐制作(围绕着编曲的MIDI及音频制作技术)上,没有针对歌曲创作的教学目标和评价标准。你看这两个专业所属的系别分别叫「音乐技术系」和「音乐工程系」呢。

总结起来就是,全中国不太能找到一个能够系统地教你怎样写出老百姓们喜闻乐见歌手们欣然接受唱片公司们痛快给钱的歌曲的地方。你只有追着老师不停地问,然后再揣摩他只言片语后的真正含义,还要提防他说法中的前后矛盾,或者干脆就像没上过音乐学院那样,自学。

哦,我还完全没提词的事儿呢。

造成这个现象的深层原因是:我们国家没有把「歌」和「曲」区分开,那么写歌的 Songwriter,和作曲的 Composer,在汉语里就都归为了「作曲家」,Songwriter 这个在音乐产业中的重要岗位,甚至没有一个对应的中文专有名词,我们姑且意译成「歌曲作者」吧。

写歌和作曲完全是两码事。写歌需要为某段歌词谱写旋律(或反过来),并且为之配上(钢琴或吉他)伴奏。而作曲面对的音乐体量则非常庞大,不论是声部数量、作品长度和复杂程度,都远远高于歌曲。简而言之,不能创作大型管弦乐作品的,不能称为「作曲家」。

所以很多我们印象中的著名作曲家,其实都只是歌曲作者。比如美国的斯蒂芬·福斯特(创作了《哦苏珊娜》、《老黑奴》)、比如民国时期的著名音乐家黎锦晖(创作了《毛毛雨》、《麻雀与小孩》)、比如国歌的作者聂耳。他们的精力都集中于歌曲创作,而没有涉及更为复杂而深刻的交响乐。

古今中外很多著名的作曲家,在创作大型作品之余,同样也会对歌曲有所涉猎,而且作品写得脍炙人口广为流传,比如舒伯特的《鳟鱼》、比如黄自的《西风的话》,比如陈其刚的《我和你》。但这并不能表明「歌曲写作」是从属于「作曲」的一个分支领域。所有的作曲家都能写歌,但他们不一定能把歌都写得和管弦乐一个水准,更别提和那些专业的歌曲作者比写歌了。就好比,职业球员都要练短跑,他们的冲刺能力也都很强,但我们不能解散短跑队然后从中超球员里选人参加 4X100 接力。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一个年轻人立志要成为像罗大佑、李宗盛那样用一首首歌曲为人带来感动的 Songwriter,他该怎么办?当欧美音乐学院的 Songwirting 专业批量生产着 Songwriter,优胜劣汰留下的 Songwriter 们在批量创作着各种大热歌曲,我们有志于歌曲创作的年轻人,还需要像三四十年前的那些前辈那样,靠自己摸索着,一点点自学写歌吗?我们的通俗音乐,这么多年就没有一点进步吗?

还是有的。其实业界中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纷纷以各种方式来寻求改变。比如付林老师(他本身就是中国泰斗级的 Songwriter,作品包括《妈妈的吻》、《小螺号》等)以近 70 高龄创办了中国网络流行音乐学院「网音网」,除了邀请到多名知名歌手、乐手担任讲师外,还亲自讲授《流行歌曲写作》 课程。再比如我的一位朋友(其实饭都没吃过怎么能算朋友啊,神交吧)邀请我参加他创办的「上弦乐」系列公开课,前两期请到了侯德健(《龙的传人》、《酒干倘卖无》作者)、潘协庆(《半途而废》、《解脱》作者),携乐手举办大师课,结合作品谈创作思考和感想。

这些前辈谈及歌曲创作的共同点在于:「平衡」,是创作技法与人文思考的平衡,是形式美感与情感表达的平衡,是主体姿态和客体接受的平衡。他们要对作品的词曲形态进行悉心打磨、精益求精,但他们更关注时代脉搏、世道人心,或随历史洪流快意挥毫,或选平凡瞬间以小见大。这是深刻与通俗间的平衡。这些宝贵的经历和思考,真的该多多与人分享啊。

相比作曲家们对艺术高度的不断突破与构建,歌曲作者们更擅长引发社会广泛而持久的共鸣。他们都为这个社会构建了精彩的精神世界。只不过作曲这棵技能树长期在艺术教育序列的施肥浇水下长得枝繁叶茂,而 Songwriting 尽管在华语文娱大发展的的前提下也不紧不慢地生长着,但偶尔顽强生长出的奇花异果,掩盖不了大农庄内的刀耕火种。它们本可以更茁壮。

spacer.gif


以上内容由IFTTT自动发布,原文地址:http://zhuanlan.zhihu.com/DKLearnsPop/20220185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