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外公(奶奶的哥哥)

今天说起鲜花饼我才突然想起我曾经吃过的徐舍小酥糖,继而想到了我的外公.而我这位外公实际上也不是真正意义上面的外公,他是我奶奶的哥哥,他是徐舍人,所以我小时候常常能够吃到他给我的带小酥糖,而渐渐长大之后市场上面充斥了重麻小酥糖,没有了那种味道,而我的外公也在前年年末的时候去世了.而我到现在才想起我的外公真可是大大的不孝.

徐舍小酥糖

外公在世的时候最最疼的人就是我了,记得小时候过年去他家,他常常给贪玩的我买鞭炮,买这个玩具,买各种好吃的东西,而小酥糖就是其中最好吃的一种.说起外公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的事情,我记得小时候我不是直接叫他外公的,或许外公在我们那里听来太书面语了,就像姑妈这种,我一直叫的我外公----"徐舍公公".小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叫,或许只是大人这么的教了,我也就这么的喊了十几年了.而等我长得稍微大一点,我知道了其实这位外公不是真正所谓的外公,而只是我奶奶的哥哥而已.外人听我喊"徐舍公公"还曾嘲笑我外公,说加上"徐舍"两字是说和亲外公还是有区别的,而自那之后我渐渐的改口,不再称呼他"徐舍公公"而直接称呼"公公",我始终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样,但我认为他会高兴的.这里其实要插一句,我对我们家所有的亲戚其实称呼都是某某哥哥,某某姑姑,某某姐姐,这可能是小时候留下的后遗症,表示亲密而已,所以我有"尧尧哥哥","小博哥哥","道忠哥哥","小芸姐姐","琴姑姑"~~~"徐舍公公"其实也没什么,如果能去掉"徐舍"二字能够更加亲密的话为何不呢?

外公去世的时候我没有回去,家人也没通知我,怕我担心,怕我分心,那个时候大二的期末吧,我回到家,他们也没有说什么,直到我去了奶奶家,看到了外公的三轮车,我问奶奶"外公来了?"这个时候奶奶才对我说.那个时候我真心觉得我实在太不应该了.外公的葬礼除了我,大家都去了,而外公最最疼爱的我却缺席了,连外公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那一年过年我没有过好,每年年初二我们都回去外公家拜年,而那年就这样在家里度过了,那一年我就想写点东西,却什么也写不出来.即使现在也只是罗里罗嗦一些杂事而已.想来已经一年多没去外公曾经住的地方了,在徐舍的一个小村落,外公生前一直一个人,外公没有结婚,而在几年前,外公和我奶奶的妈妈(也就是我外公的妈妈)住一起,而外公的妈妈先外公一步走了,所以之后的几年都是外公一个人住着空落落的大屋子,曾经装修过一次,而现在我的记忆也已经模糊.曾经在奶奶的描述中知道外公一家在年轻的时候还是宜兴城里面稍微富裕一点的人家,而战火飞扬的年代才搬迁到了现在他们所在的那个村落,搭了一个平房,度过了余下的人生,可能因为家产在搬迁过程中用尽或者丢失了,外公一家在那个村落很受别人歧视,以至于外公老婆都没找到,孤单一个人.而在我有印象的时光里,外公在他们那里另外的一个村子里帮别人碾米获得几个钱都日子,而那样的日子可能一直持续到几年前外公突然生病倒了,奶奶把他接过来看病,治疗,医院那边说外公胃有问题,不能吃各种硬的东西,每天只能吃流食,粥啊什么的,本来外公很喜欢喝酒啊,也戒了.在我们这边外公唯一的乐趣打麻将也没人打了,倒不是没人打麻将,只是外公宜兴那边的麻将打法和我们这边的打法不太一样,外公也懒的去学.所以之后就一直闲在家里.我因为常年在外上学,也就能寒暑假,过节能见到两次,没见一次外公就略瘦一点,最后已经不像样子了.

听大人说,外公是在晚上静静的离去了,我想着没有痛苦的离去是上天对外公的最好奖励吧.那一年,奶奶的眼睛是整天哭红着的,外公是这个世上他最亲的人了,奶奶的妈妈更早的几年走了,而现在她哥哥也随之而去了.奶奶也无力跑去她姐姐那里,所以世上最后一个亲近的人就这样走了,奶奶很是伤心.现在想来我连一张外公的照片都没有真是有点遗憾了.幸而奶奶家应该还有.我定会回去拍成照片变成数字的图像以此纪念的!!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