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对中国无利,且正在加速中国法西斯化


钓鱼岛引起的反日问题偶不想重复说,特别推荐一篇墙内好友所写的文章,如果你也觉得好,请转发~~

分割线~~~~~~~~~~~~~~~~~~~~~~~~~~~~~~~~~~~~~~分割线

【钓鱼岛对中国无利,且正在加速中国法西斯化】

文/阑夕

先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1994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分水岭,同时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进程的开端,亚足联纪律部门的拍摄到了中国国足、辽宁队分别在泰王杯和亚俱杯的比赛前与赌博集团接触的材料,涉及到踢假球,此事一经媒体报道顿时引起悍然大波,几乎所有的中国媒体都以敌视的口吻对亚足联“歧视”中国而展开抗议和反击,举国暴怒之下民众也纷纷表示这是别有用心的外国势力在试图遏制正在崛起的中国足球,通过污蔑和陷害中国足球,来达到政治上不可告人的目的……然后,在中国足协以及国家体育总局的积极“运作”下,亚足联不堪折腾,不得不宣布中国队没有踢假球。中国人都很是高兴,觉得粉碎了一场国际阴谋,而亚足联也明白了中国人的“厉害”,从此其纪律部门再也不参与对中国球队的调查,中国上到足协下到球迷都很欣慰,觉得这才是符合咱们利益的结果,中国足球冉冉升起,不会有别的国家或组织跳出来挑刺,一片歌舞升平友好平和。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18年的职业联赛,全都侵染在“假、赌、黑”的环境中,中国足球的水平未见提高,反而葬送了整个国家的足球运动员甚至几代足协高官。(资料来自李承鹏、刘晓新著作《中国足球黑幕》)

如果你还认为中国足球的特殊性不足以说明问题,我还可以讲一个与中国八竿子打不着的外国故事:

西非国家加纳是一个具有音乐传统的国家,音乐这项艺术在这里具有很深的群众基础,上世纪70至80年代随着录音机和磁带的流行,大量进口盗版音乐流入该国,在加纳人民的反对下,加纳政府放弃了对于盗版音乐的限制——“这么多免费的音乐,你政府怎么能够不让我们听、或是强制我们去掏钱买高价的正版呢!”于是一片其乐融融之下,加纳本土的音乐人和唱片公司越来越难以谋生,许多音乐人要么选择出国,要么被迫改行,整个音乐产业成为一滩死水。加纳政府意识到问题后,开始着手管制:销售及购买盗版音乐的国民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同时鼓励正版音乐的销售。在民众感到愤怒的同时,加纳的盗版率降到10%至15%的水平,其音乐产业完全复苏,并为加纳创造了数以百万的工作机会和上千亿的经济增长量。

初读上面这个案例的时候,我很快的就联想到了有些使用盗版Windows操作系统并为之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占了微软便宜的中国网民,一套正版Windows操作系统售价动辄过千,几亿中国网民都免费使用与正版同样好用的盗版,这可是为人民、为国家省下了多少外汇啊,这实在是大得不能再大的人民利益、国家利益了。当然,所有人都不会认为中国计算机产业的步调落后、缺乏创新与此有关,在一个产权不被保护的国家,怎么会有杰出的生产和创造?傻逼啊!

我想说的是,在很多时候,“利益”并不等于“受惠”,尤其是非法获得的“利益”,在最终结果的呈现上,往往都成倍的反噬了当初所获。我并不赞同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但即使在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个前提下,也有太多的事实证明了争取不合法的国家利益最终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法西斯德国的歧路下场还不足以说明这些么?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如今,让我倍感忧虑和悲伤的不是别的,而是中国开始愈来愈呈现法西斯主义的狂热趋势,而且与希特勒时期那种自上而下的宣讲不同,中国的法西斯主义更加隐蔽和巧妙——它不由政府直接发起,而是借由人民的情绪引领,来实现转移国内矛盾的政治诉求。有过苏联的悉心教导,加上自己的闭门苦修,这个政府在手法上愈来愈成熟,并且一再突破底线,总从它能够将正规军包装成“人民志愿军”去与联合国作战庇护一个独裁政权开始,就抛弃了所有曾经拥有过的文明与尊严,古人尚且“挟天子以令诸侯”,今天它已演变为“挟民众而令世界”,在它的操控下,十四亿民众随时可以化作十四亿人肉炸弹,以血肉之躯去撞向“西方敌对势力”的铁壁,西方社会学认为种族仇恨以及种族之间产生的沟通壁垒是20世纪以来最难以解决的难题(可由墨西哥导演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的成名作《Babel》窥视一斑),这种对于思想差异的恐惧远超军事实力的差异,也让中国政府能够于1949以后在国际舞台上获得长袖善舞的机会,并如一颗毒瘤在国际社会上充当顽疾的角色。

尤其是因为执政能力严重低下而造成国家内部动荡的时候,在国际上谋求争议性话题、激发一下中国民众的爱国雄心、通过“乌合之众”来分洪泄流,便是一招屡试不爽的绝技。作为枪靶,已经背负了大量民间仇恨的日本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主力,而西方文化的代表美国则是最适合的替补,可怜这两个无辜的国家,每次在中国政府需要的时候,就会被牵出来玩弄一番,美国尚且还好,其价值观能够借助很多其他的渠道为中国民众所染,能够抵消一部分政府的引导式敌意,而日本可就真是惨了,日中战争本就吸引了太多的仇恨,偏偏战胜国那一方又产生了政权更迭,新加冕的政权又是喝着狼奶成长起来的,小混混遇见大流氓,岂有不败之理?

于是,日本作为枪靶,已经被竖在靶场风吹日晒了足足有三十年,上面最深的四个弹孔,一个叫“不道歉”,一个叫“教科书”,一个叫“靖国神社”,还有一个叫“钓鱼岛”。

在非互联网时代,“不道歉”曾经是中国政府最喜欢拿来发扬的题材,因为民众接收信息的渠道全由自己掌控,日本道没道歉都由自己说了算,实在是轻松至极。互联网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安逸的情形,有心网友连接互联网一查就可发现,日本政府及数任首相在公共场合面对世界媒体为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次数超过二十次,而且稍加思考就能想到,日本作为战败国,中国作为战胜国,双方已在国际上递交和接受过受降书的,这个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怎么如今一个战胜国要苦苦怨念一个战败国欠自己一声道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人民一思考,中国政府就发慌,使用“不道歉”这个题材不仅不能继续宣扬民族主义,反倒促进民众思考,这大大不可,赶紧抛弃,于是你可以看到,在2004年之后,关于日本“不道歉”这一话题开始淡出新闻媒体的视野,真正的成了一张“弃牌”。

接替“不道歉”的是“教科书”,如果只看中国政府宣传的材料,确实让人愤怒,怎么能够借由教育市场让日本的孩子们都接受虚假的洗脑呢!?(这话由中国人说出来实在太过讽刺,汗)关于教科书的实际内容,由于Google的大数据计划还未完工,即使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人们也很难去核实内容真假,于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再次发挥了出来,不管怎么样,先骂了再说,反正你丫是侵略过我的,你就理亏!就理亏!理亏!亏!但是中日民间人员流动再次打破了这一美好的局势,有赴日的中国人为此专门查证过日本的教科书,根本就没有发现如CCTV所言那样的美化侵略历史,查来查去,最后的真相是:在文化自由的国家和市场,任何出版社都能够出版自己的教科书,然后通过正当的市场竞争向学校进行推销,校方实行自己的采购权力,挑选合适的供应商,而那版“美化侵略历史”的教科书,是一家规模甚小的出版商所编撰,本就错漏不少,几乎没有学校选择它的教科书进行采购。这一事实的发现再次促进了中国人的思考:“诶,原来是这样……不对,怎么,日本的学校还可以自己决定买谁的教科书?好奇怪,为什么大家都不是和中国一样,由政府编写教科书并指定采购?”这下又坏事儿了,靶子竖得好好的,子弹拐了个弯儿要打着自己了,只好忍痛割爱,“教科书”在短暂的火了一段时间后,也成为了一张“弃牌”。

“靖国神社”的隆重登场,时至今日也是影响非常深远的,因为到了这里,才真正涉及到民族性这一深刻的话题。首先,如果我们依然按照中国政府的宣传引领,我们没有理由不愤怒:靖国神社里供奉的是东条英机等血债累累的侵华罪人,在盛产复仇文化题材艺术作品的中国(参见《水浒传》、《赵氏孤儿》),这种罪人级别是万万不可有牌位的,君不见广大人民群众来光意淫就让秦桧跪了几百年,战犯怎可能被供奉!?然而,悲剧之所以会重演,往往是因为我们没有从悲剧中吸取经验和教训,而是将悲剧孤立出来鞭笞泄愤。战犯首先是人,有着家庭和社交圈,其次才是军人,因错误的政治主张而犯下罪过,靖国神社的真正意义,中国政府永远不会告诉你——“祭祀安魂,避灾安国”,在二战之后,遵循战后宪法政教分离原则,靖国神社改组为宗教法人,与军方彻底毫无瓜葛。历任日本首相,靖国神社里比东条英机等人分量更重的亡灵,还有高杉晋作、吉田松阴等维新志士,神社作为日本的民间文化,唯一的目的永远都只是慰藉因为国家而丧失生命的人,因为这个国家的错误,而导致“你”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国家(日本)对不起你!这种对人的尊重、对战争的反思、对国家安定的怀念,在中国媒体的宣传中,是不会见到的,许多中国人也不会懂得什么叫作对人的尊重,他们只会死揪着“战犯战犯战犯”不放,念叨着“这人杀我多少同胞为何你还尊重其人格”……话以至此,实在多说无益,想想周克华被击毙时,十几家媒体长枪短炮的将镜头逼向周克华的母亲,问她“对儿子被击毙怎么看”,对着由这样的人组建起来的国家,讲“文明、文化”,真是鸡同鸭讲。“靖国神社”在后来的淡化,由两方面因素造就而成,一方面是自小泉纯一郎之后的日本首相换届频频,没有时间参拜靖国神社,另一方面,中国民众也会在愤怒之下产生思考,既然你日本政府参拜杀我中国人的军人,那我们政府是不是也应该参拜杀他日本人的军人呢?好!接下来一看才发现,在正面战场上与日军搏杀的国军将领无一不是在内战中被杀掉,不仅没有牌位,在宣传上甚至比日本人更坏,而南京大屠杀等好不容易成点气候的博物馆,更是大收门票、售卖纪念品,公然被包装成为地区景点……完了完了,眼看这子弹又要拐弯了,靖国神社很自然的,也成为过气的一张牌,被毫不留情的抛下。

最后上场的,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钓鱼岛”了。我曾经发过一条微博来表达我的态度:“中国近代史上从来没有一件政治事件能够让政治家去处理,从文革到朝鲜战争再到今天的钓鱼岛,都是如此,任何大的政治诉求,都是政治家畏缩然后暗地里依靠愚民教育和官办媒体去煽动群众。真希望来块陨石把钓鱼岛炸没了,中日执手相看泪眼。”这不是气话,我是真切希望这样的场景能够发生,反正钓鱼岛上也没有居民,不会牵涉到任何的人员伤亡。而钓鱼岛的存在,在如今看来,确有百害而无一利,即使钓鱼岛突然就归了中国,对于中国民众而言,没有半点好处(不要说因为有石油资源所以油价会降,别天真了,好吗,乖),反而是更加助长了法西斯主义的滋生。说到这里,我想挑明一句观点,那就是:中国人其实不恨军国主义日本,如果让中国拥有军国主义的实力,中国军民一定比德日更加凶残。纵观中国历史,你们能够看到的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1、从来没有侵略过别国;2、总是被别国侵略;3、许多周边国家自居为天朝之臣(或番);4、中国偶尔会派兵帮助A国攻打B国,受中国帮助的国家永远是正义的一方;』动一动脑子,使用一下逻辑思考的能力,这么多条件叠加到一起,是可能的吗?在历史上,中国势弱时且不多说,在中国势强时,真的没有充当过侵略者吗?中国历史书爱犯的老毛病是:别的国家(如日本、元蒙)打仗打进中国,则是侵略,当中国打仗打到别国(汉武帝进犯匈奴,康熙亲征准噶尔),则是“收服”,这种不讲原则、任意妄为的历史教育,短时期内确实能够带来人民齐心的利益,但是最后中国得到了什么?南京大屠杀的数字没有第二个国家信任、朝鲜战争上所扮演的角色被全世界鄙夷、国际历史学界基本不承认中国独立考察出来的历史数据(5000年华夏史『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机构会将人类文明史向前推至5000年』、秦国白起杀赵军降兵40万『你知道在冷兵器时代40万士兵的后勤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么』、曹操赤壁八十万大军『卫星越来越大越来越高……』)……钓鱼岛事件也是一样,中国政府在此时又拿出“强权政治”那一套,通过宣传机器向民众灌输钓鱼岛是被人“抢走”,真正可以讲理的国际法庭中国政府是万万不会上的,因为真正理亏的不是日本,不是美国,是中国。当然,中国人的习惯是,当我认定我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时候,即使上了法庭被判败诉,那也定是对方买通了法官,绝非我的错误。中国政府喜欢在攻击别国的时候,引用该国部分媒体批评自己国家的言论,来为自己造势,潜台词就是:“看吧,连你自己国家的人都不支持你,你当然是错的”,但反观中国,无论是南海事件还是钓鱼岛事件,永远不会有中国媒体与政府唱反调的情况发生,只要中国说地图上的一个点是自己的,举国都会真的认定这个点就是自己国家的,一旦产生争议,那就要“打”,而这种思考方式,则是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是如中国曾经无数次批判的对象日本那样,中国正在扮演后者的当年的角色。而在一个专制政权以及狂热的乌合之众的组合之下,民间的自我纠错机制已然丧失,美国能够在政府打一场错仗时后院起火引起反战热潮,最终纠正政府的方向,但是在昨天的德日、今天的中国,你看不到分毫希望,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去想着捐工资上战场核平东京,这是多么可怕的一幅景象,中国政府将自己裹在国旗里面,将执政党与国家血肉相连,用爱国主义来推动人肉炸弹的开发,袭击日本大使、烧毁日本车辆、侮辱日本游客……我丝毫不怀疑,假如日本被中国攻陷,中国人会用奥斯维辛的那套方式来对待“可恶的日本人”,而且我保证有人看到这里,脑海里浮现出这幅画面,嘴角会不自觉的流露出笑容,感觉到“爽”。

钓鱼岛是“争议”岛屿,中国人的字典似乎与世界不一样,“争议”的意思本是相持不下、各自占理,但是在中国人的眼中“争议”就是“与我有利”,就好比邻里之间多出了一堆垃圾,吵起架来一定是将责任往对方那推,永远不肯走仲裁的道路,甚至都不回愿意用吵架的时间去把垃圾清理掉算了。钓鱼岛作为争议区域,和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阿根廷争议岛屿)一样,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本就不应被激化,中日双方在此问题上都过于意气用事,先是中国率先挑衅,推动民间势力去触犯国际法侵入钓鱼岛(钓鱼岛由日本实际治理),日本火气上来了也傻了逼,用购岛行动来反击中国,中国一看日本傻逼了,不得了,我得比它更傻逼才行,于是公布了海基线,公然将自己包装成亚洲的霸权国家,其他国家的领土划分方式只要与我相冲突,我就可以吃掉你(你们以为中国在南海被欺负,但若是真的按照中国按大陆架划分海域的方式,菲律宾越南都会成为中国的省份……),活生生的坐实了“中国威胁论”。但日本和你中国不一样,二战之后它被解除武装,付出这个代价换来的是安全保证:即日本主动放弃作战规模和势力,但为了防止有其他国家借机侵犯日本,国际社会会保证日本的国土安全和国家尊严。《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日美行政协定》都是为此而生,亚太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真要引燃战火,中国面对的不是一个日本、一个美国,而是全世界,中国的角色与一战二战时的德国没有任何区别:挑起战火的法西斯国家。

柏杨曾经形容中国为“酱缸”,散发恶臭而形态多变,尤其是在国际社会上耍起无赖来,简直让人头疼。比如联合国的决议,利于中国的,就乐于接受,如关于二战战胜国所享受的各种权益,不利于中国的,中国都不会承认,1947年联合国《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协定》明确将钓鱼岛的所属权还原为“无主岛”,由美国托管,不像中国现在说领土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事实上领土并不神圣,甚至是可以流通的,荷兰曾经将国家托管出去,美国现在的阿拉斯加也是通过正当交易购买过来的,就像房屋买卖,双方同意,那就可以形成交易,一切在法律的保障下进行。钓鱼岛作为中国放弃了的领土,这是不争的事实,没有任何国家的侵略或者欺骗,不要用“自古以来”这种小孩子吵架的伎俩来绕过法制打嘴仗,中国自古以来还是成吉思汗蒙古的呢,蒙古这时要把你划过去,你肯吗?

(关于钓鱼岛为什么是日本的,可以搜索一下推倒柏林墙的《钓鱼岛显然属于日本》,阅读全文,甚至可以针对文中观点查阅史料,再下判断)

在中国,“主和派”永远是卖国贼和汉奸,“主战派”才是民族的脊梁和代表,我与你们不同,我不在乎这个国家、不在乎领土与主权、不在乎国家荣誉和民族利益,钓鱼岛上没有居民,日本、美国、菲律宾、尼日利亚谁占领它,我都认可,但是如果你要为了这么一个无人岛,为了大国面子,去鼓励有着父母和家庭的男人为国捐躯,我只想说去你妈的。

真正的爱国,是在自己国家脱轨滑向法西斯主义阵营的时候,保持独立思考和常识判断,协助遏制疯狂升温的民族热潮,正是因为我们爱自己的国家,才不希望这个国家成为流氓、恶棍、邪恶的代名词,也不要因为别的国家的所作所为与自己国家相违背、乃至看上去侵害了自己国家的利益,就很自然的滋生“打”的念头,文明和尊严如果是靠“打”出来的,成吉思汗的历史地位应该百倍的高于苏格拉底。

“不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让他们对批判国家、社会和领袖抱着一种憎恶。让他们深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公敌。”——阿道夫·希特勒

面对这样的希特勒以及党卫军,你应当做的,或许可以学习下面这位先生:

在纳粹德国的鼎盛时期,无数德国人心怀激动,认为这届政府能够带给他们以荣光和地位,赢得世界的臣服,在希特勒出现在一个广场上,德国人民顿时沸腾了,大家都抱着真诚而又淳朴的热情,向带给德国强盛和发达的元首行纳粹礼,有这么一个普通的德国人,在向元首宣誓效忠的人群中,双手抱臂,做出了拒绝的姿态。这张照片后来被他的女儿无意中看到,“认出父亲的女儿,当时心中是何等的骄傲和自豪啊!”

From Google+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