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自由开放的旗帜高高飘扬(南方周末2008年新年献词)


作者: 南方周末编辑部

标签新年献词年终寄语
本文刊载于2008年1月3日的《南方周末》

帷幕徐启,灯火璀璨,在二○○八年的世界舞台上,中国已然站在中央。

闸门洞开,浪涛汹涌,在历史洪流的席卷之下,你在哪里?

这是一个大时代的派对年,一个大中国的狂欢夜。

抬眼可见,奥运倒计时牌上的数目飞速递减。

耳边隐约传来那个老人的声音:“你们要冲出一条血路来!”

蓦然惊觉,改革开放三十年了。

这两件事情,看似各不相干,其间却丝缕相连。

这丝丝缕缕中的一条,曾异常清晰,最近又被大声呼唤,那就是:思想解放。

三十年前的月亮,照着一个国运彷徨、民生凋敝的中国。

一个大钟停摆了,另一个闹钟响起来。

铃声急促而动听,饥肠辘辘的人民,突然都红光满面。

在一场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中,两只猫杀出重围。

一只是白的,另一只是黑的,它们吃掉了“两个凡是”。

人民跟着两只猫,走进了家庭联产承包的土地,走进了个体户的摊位,走进了民营企业家的办公室,走进了股票交易所,走进了互联网空间。

这时候人民已不再是一个空洞的符号,而是一个个具体的人,一个个第一人称,我和我们。我们能感知温饱,还能开动脑筋,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我们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自己的家园。

我们还去了一些别的地方,比如政府大楼、法院、报社、电视台、学校、电影院等等。有时被请上座,有时被赶出门,有时被赶出门以后又被请上座。

反反复复之间,我们在成长,社会在进步。

成长的方向是独立人格,进步的标志是自由宽容。

整齐划一的运动越来越少了,参差百态成为幸福的本源。

五千年的古文明,三十年的大变局。

变局之中,泥沙俱下。有些目标甚至越来越远了,有些方向越来越模糊。

如果要问究根由,乃个体之还不够解放,思想之还不够自由。

三十年间,我们逐渐学会了正眼看世界,发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更发现千奇百怪,不离其宗,那就是和平与发展,民主与自由,还有人的权利。

人类共有的精神遗产,不该由他国独享。

何况我们遇到了全球化。它把普世同一的游戏规则摆在我们面前,希望我们珍惜。

我们签署了人权公约,加入了WTO,出席了八国峰会,也申办了奥运会。

那照亮古希腊奥林匹亚村的阳光,也将同样照亮北京紫禁城。

那些来自西方的运动规则、和平理念和欢乐精神,也将同样进驻我们的内心。

如果我们为五星红旗感到骄傲,那么也可以为五环旗感到自豪。

毫无疑问,没有三十年来的思想解放、观念嬗变,就没有二○○八年北京奥运会。<

而人们又希望奥运会的火炬,能为中国传递更多的文明梦想。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中国和世界的距离如此之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中国和世界的对话如此之多。

越来越多的人将会知道,奥运会是全民的动员,集体的狂欢,更是个体的奋斗,是灵魂的舞蹈。

奥运会带给我们的,将不仅是比赛成绩,还有更好的空气;将不仅是更多的商机,还有更多的欢乐和自由。

我们也该同时记得,二○○八年是戊戌变法一百一十周年、“大跃进”五十周年。

这两场历史悲剧,是思想解放的别样版本。

那场由一个开明皇帝发动的、自上而下诏书纷飞的改良运动,以上层官僚的倾轧和宫廷政变而告终。

一百一十年后,“戊戌六君子”的鲜血仿佛还在当空喷涌,它仍然是一本浓缩的政治教材,上面写的并不仅仅是权力斗争,还有关于民众思想和社会结构对于改革的影响。

而五十年前,高层领导也曾号令解放思想,大胆想象,结果浮夸风起,资源耗尽,饿殍遍地。那是一种没有灵魂的思想,没有个体的解放,民众被绑架成为政治荒诞剧的道具。

三十年前,思想解放释放了个体能量,渐得温饱;十六年前,胆子再大一次,民间沸腾,创造了世界经济的奇迹;如今继续呼吁思想解放,当深察历史,反思改革,激活社会,科学发展。

二○○八年已经开始,中国闪亮登场。

你在其间,独一无二,不可或缺。

无论你是何种角色,都不要被历史的大潮淹没,或者冲刷去你的独立存在。

至少你要在大时代中做个坚强的小人物,在狂欢夜中做个自由的舞者!

www.infzm.com/content/22214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