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物勒工名”,不是人文关怀!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迎接火炬入场的是500名参与场馆建设的建筑工人,众人感叹这才是“人文关怀”。于是爱国网友指出“鸟巢把每个建设工人的名字刻在钢筋上”,诘问道这事“你们从来不记得”。众人慌乱,以为那是爱国者的造谣。其实爱国网友没有造谣,只不过,那是现代版的“物勒工名”,只不过,“物勒工名”绝不是人文关怀,它铭刻的远不是功绩。

所谓“物勒工名”,是春秋时期秦国宰相吕不韦的发明。在产品上刻出工人的姓名,其目的绝不是记录功劳,而是保存工作记录,以便在质量检测发现劣质产品时可以追究到责任人。换言之,“物勒工名”是当时落实“产品责任制”的办法。

秦时的官办工业,因为天气原因每年九月停工,国家便在十月“命工师效功,陈祭器,案度程,无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必功致为上,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工有不当,比行其罪,以穷其情。”(《吕氏春秋·孟冬记》)。事实上,秦兵马俑坑出土的很多兵器便刻有工匠的名字,据CCTV纪录片《复活的军团》介绍:“从相帮、工师、丞到一个个工匠,层层负责,任何一个质量问题都可以通过兵器上刻的名字查到责任人。我们已经无法知道管理的细节,但秦国的法律对失职者的惩罚是非常严酷的,这就是物勒工名的用意。”

曾听北京本地人说起,有一年天安门翻修地砖,人们发现揭起来的每一块旧砖底下竟都刻有工人的名字,想来其目的是相同的。倘若只是为了褒扬功劳,为什么不是以更为方便的发布表彰通告或者召开表彰大会的方式呢?

奥运会对于任何举办国来说自然都是事关体大,但是竟也采用这种方式来落实产品责任制。《重庆晚报》2008年1月3日引用北京城建集团国家体育场总承包部总工程师李久林的讲述,介绍了鸟巢项目焊接工程的复杂和困难,而后写道——“鸟巢的每条焊缝边上,都镌刻着一位焊工的名字,以这种方式,数百名普普通通的焊工在这项世人瞩目的奥运工程中留下了自己的微小痕迹”。

此篇报道并未对鸟巢的“物勒工名”作任何的褒贬,然而四年半以后,网络上却不乏称赞,认为这是比伦敦让500名奥运会项目建筑工人出席开幕式还要别致的表彰办法。发出这种赞叹的只可能是浪漫的一部分中国人,而自古以来务实的一部分中国人并不是这么思考问题的。

“为了保证‘鸟巢’建设万无一失,建设者们采取了‘谁焊缝,谁留名’的方法,在每条焊缝边上,都刻上焊接人的名字。而且,每一条焊缝的焊接人、焊接时间、焊接部位等全部记录存档,并由焊接人、施工负责人、质检员分别签字,以此来追溯焊缝的焊接质量和过程。”(《灾区重建应推广“鸟巢”建设模式》)

又说“对建设者来说,这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压力和责任,更是一种最好的激励。”自然地,“物勒工名”制度之下,工人无过即有功,即得到“荣誉”。试问诸位上班族,如果每天准时到岗,是不是就会得到“全勤奖”呢?有谁会感到这其中有荣誉感么?固然,“如果你有机会近距离看,在鸟巢的每一条焊缝边上,都能看到焊工的名字。”(见前述《重庆日报》报道)但是,要爬上鸟巢贴近前去看才能体察到的“荣誉”,和出现在开幕式上为世界瞩目的“荣誉”,是怎样的两个境界?

鸟巢一旦竣工,务实的老板很快就把大部分的建筑工人调遣到北京之外去了。是的,这些外来农民工的离开,是“因公调遣”,是工程公司的逐利本性使他们未能留到开幕式享受“人文关怀”,而不是奥运组委会奉专制政府之命驱逐了他们。相反的,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委员、新闻发言人张农科却代表政府表示“欢迎他们今后再回来,因为北京是一座飞速发展的城市,未来还有大量的基础建设”。(新华网2008年7月22日的报道)

承包鸟巢的工程队来自江苏的一家大公司,“6月28日,‘鸟巢’项目竣工后,大部分建筑工人陆续离京”,报道之时,400多名工人中“已有200多名工友在南京开始参与桔子洲酒店的改造项目,另有50多人转战天津。”与此同时,亦有33人留下来“与其他工作人员一道,做日常维护工作。”(同上)

这即是另一个传言——“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一个多月要求所有修建场馆的外地农民工离开京城”——的真相。真相里既没有罄竹难书的极权主义,亦没有温情脉脉的田园时代。

欢迎来到资本主义的中国。

根据读者提供的链接,做以下补充——

1、鸟巢钢筋上所刻的并非姓名,而是编号。但是假如刻名字就会影响“整体美观”,那么还有什么荣誉的意味呢?反观鸟巢落成之后设立的纪念柱,上面不是有113个真实姓名吗?都是不可磨灭,前者只是“物勒工名”,后者才是写入功劳簿。

在很多建筑工地的重要焊接点,都能看到刻着作业焊工名字的钢印。但为了鸟巢的整体美观,所有焊工师傅都只能“默默无闻”,变成了统一格式的编号。而在总包单位一本厚厚的施工记录本里,详细记录着每名焊工师傅在何时将哪件杆件焊接到什么位置。(人民网2008年8月2日《精心施工严把质量关 为奥运场馆筑质量之魂》)

2、鸟巢建成纪念柱上刻了谁的名字?或者说,是对谁的“人文关怀”?

根据京华日报2008年6月29日的报道,确实有113名“建设者”的名字被刻到了纪念柱上。但是这里面恐怕没有一个是建筑工人,而应当全是经理、总工程师这个级别的。不妨搜索报道中提到的3个名字以及配图第一列自上而下的全部名字,从当年的报道中看看他们当时的身份,得到以下结果——



吴竞军 北京市2008工程建设指挥部总工程师

谭晓春 国家体育场工程总承包部总经理

李久林 国家体育场工程总承包部总工程师

魏涛 北京纽曼帝莱蒙公司国家体育场工程项目经理

皮尤新 中信建设国华公司副董事长

朱景明 国华国际工程承包公司国家体育场项目部副总经理

杨志明 沪宁钢机副总经理

吕同魁 柯沃泰膜结构(上海)有限公司项目经理

叶军 中咨工程建设监理公司副总工程师

李强 [未查到,疑为“鸟巢”建设拼装项目部总工程师“沈李强”之误]

孙长斌 北京市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职务不详,应为工程师]

侯军祥 开幕式技术总监

via:http://opinion.m4.cn/2012-08/1175813.shtml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