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Google退出中国内幕

美国著名作家出新书,曝Google退出中国内幕

美 国著名科技专栏作家、前新闻周刊(Newsweek)资深编辑史蒂文.勒维(Steven Levy)最近发表新书《谷歌内幕:谷歌的所思、所为和对我们生活的影响》(In The Plex:How Google Thinks, Works and Shapes Our Lives),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谷歌的成长、发展、在中国面临的道德挑战,在西方社会引发深刻的反思。

本 书作者在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谷歌史无前例地允许一名新闻记者深入谷歌公司内部,进行长达3年的“零距离”实地观察,从加州湾区山景城 (Mountain View)的公司总部,到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的谷歌驻北京办公楼,史蒂文.勒维对数百名谷歌高层管理决策者、雇员、前雇员、客户、竞争对手、用户进行大量的 深入访谈,翔实地记录了谷歌----一个时代的弄潮儿,踏着信息时代的冲浪板,在风尖浪头上的故事。

本书披露了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内幕,甚至谷歌内部员工都不知道的事件,尤其是谷歌从进入中国大陆到宣布撤出的过程,本书首次向外界揭秘了中共操纵西方互联网公司对中国大陆民众甚至全球华人封锁信息自由的真相。 

以下内容是本书的摘要。(读者可以在Amazon上买到这本书)
2010 年1月12日,在经过几周的挣扎后,谷歌公司最高决策层----包括公司创始人佩奇(Larry Page)和瑟布林(Sergey Brin),以及首席执行官施密特(Eric Schmidt),终于做出了谷歌公司历史上最重大、也是最尴尬的决定:把服务器从中国大陆撤出。
这离2004年1月,谷歌公司高层在内部的一个会议上决定考虑进入中国市场只有6年的时间。在那个会议上,公司高层宣布“中国是谷歌重要的战略市场”。
这6年中,谷歌经历了许多前所未有的事情。

请君入瓮 - 中共互联网协会欢迎谷歌进入中国大陆
2004 年的春天,谷歌公司负责政策的高管安德鲁.麦考林(Andrew McLaughlin)亲自率领一个先遣队到中国考察访问,这是谷歌进入中国的破冰之旅。在这次中国之旅中,麦考林和随行人员和许多人见了面,包括来自中 国政界,商界,科技界、学术界的人士,其中有一位叫胡启恒的人(胡启立的妹妹),中共互联网协会的理事长。
书中说,胡启恒非常兴奋地表示,谷歌进入中国不仅将对(谷歌)公司有利,而且对中国有利。然而她认为的有利,是对中国民众的信息自由更有利呢,还是对中共控制信息封锁更有利呢? 
麦考林回到美国后,向谷歌决策层汇报了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让麦考林做一个分析报告,并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谷歌应该如何对扩大中国的信息自由产生正面影响:是进入中国呢,还是不进入中国呢?”

麦考林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做这个分析报告,并试图回答这个难题,为了对中国更了解,他几乎每两个月就要访问中国一次。他还经常跟谷歌的两个创始人--布林和佩奇共同商议。
一 次,他们三个人拜会了加州伯克利大学的一位中国人权专家肖强。肖强对布林和佩奇说,他对所有的公司(比如汽车公司)的忠告是不要去中国大陆,因为去中国大 陆做生意只会帮助中共迫害中国人民,但是互联网是另外一回事,他认为谷歌去中国大陆能促进中国人在互联网上的沟通,从而达到反封锁的目的。

谷歌创始人访问中国:是朋友还是敌人?
2004年10月,在麦考林的再三敦促下,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决定访问中国,亲自看一看中国大陆的情况。 副总统戈尔担心这两个斯坦福大男孩太天真,特地提醒他们到中国出访,要处处小心。
谷歌的这两位创始人,浑然一副大男孩的形象,背着双肩包、脚登着滑板、走哪都插科打诨,满不在乎, 看不出是经常坐着波音专用机767-200到全世界兜风,有上亿美元身价的世界巨富。

戈 尔告诉他们,有一次他去中国访问,一再叮嘱中方官员不要给他敬酒,结果到了吃饭的时候, 一个服务小姐还是给他呈上了酒杯,戈尔慌忙把酒杯推给身边的随行人员,但看起来好像是在敬酒给旁边的中共官员,这一瞬间被媒体抓住,第二天,戈尔和天安门 刽子手干杯喝酒的相片上了报纸,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
戈尔的忠告奏了效。布林和佩奇到了中国后,在访问百度公司时,百度总裁李彦宏邀请他们吃Subway三明治,布林和佩奇拒绝了。
在访问中国期间,所到之处,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谷歌的创始人:他们是朋友还是敌人?

掉进大染缸 – 谷歌的妥协
从中国回来后,那个解不开的难题仍然困扰着谷歌最高决策层,尤其是创始人布林,他出生在前苏联,小时候在父亲的带领下,全家逃离苏联,投奔自由社会。

麦考林认为,如果谷歌进入中国大陆那样的社会,等于掉进了大染缸,无法做到洁身自好。“你不得不跟坏人打交道,迫使你也配合他们做坏事”。
最终的决定还是有公司的最高决策层来做出:首席执行官施密特主张进入中国大陆,布林一直对此感到不安,佩奇是中间的调和者,他认为进入中国将对中国是一个冲击。
终 于,在2004年10月,谷歌公司宣布了“进入中国的计划”,他们决定给中国用户“最大可能的自由信息”,这是一个向中共妥协的计划,那就是,给中国用户 提供的信息是被中共过滤了的,为了尽量维持“不作恶”的原则,谷歌采取的折中法是,在显示被中共过滤后的搜索结果中,告诉中国用户这个搜索结果是不完全 的,同时提供一个不受中共过滤的搜索引擎,这个搜索引擎是被中共封锁的,中国民众看不到。
但是中共的高官却能看到,并且成为中共高官了解真相的窗口。
书中说,中共政治局委员、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在2009年访问谷歌总部山景城的时候,挖苦地说,“谷歌不受过滤的网站是他的秘书----他经常浏览这些网站搜寻外界媒体对他的报导。
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则通过不受过滤的谷歌提供的网站,看到让他胆战心惊的消息 。 由于害怕中国老百姓看到这样的信息,中共要求谷歌删除内容不受过滤的链接。

百度:执行中共信息过滤----你别无选择 
书 中说,虽然中国政府要求过滤信息,但是一开始却没有给出一个清单,告诉谷歌那些信息是要过滤的。为了知道哪些信息是中共要封锁的,谷歌就在竞争对手的引擎 上做测试,比如百度,这一招很灵,通过在百度上做测试,谷歌很快知道了哪些信息是中共要过滤的,然后根据测试的结果进行自我设限。
本书的作者采访了百度的执行总裁李彦宏,他说, 2001年当中国政府要求他过滤信息时,他说“我不理解,我们只是搜索引擎,而不是创造内容,用户搜索出来的内容与我们有什么相关 但是中国政府说,‘你们是信息进入的窗口’”。
李彦宏说, 他曾经想把服务器转到香港,觉得在香港可以自由一些,不受中国法律的制约,但是把服务器移到香港很贵,但是即使到了香港,自己仍然是中国公民,除了执行中共的要求,其他别无选择。他说“这是中国的法律,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也没有权利判断对与错”。

中共定期打电话命令谷歌封锁信息
但是这还不够,谷歌还是会经常接到中共打来的电话,因为偶尔有些漏网的信息还会在谷歌的引擎搜索中出现。 
书中说“中国政府定期打电话告诉谷歌封锁一些网站,甚至不要提供任何有关一些事件和话题的网站”。
一位从谷歌总部山景城去北京工作的员工陈韦斯利说:“我们每天都会接到中国政府的信息部发来的指示,告诉我们哪些东西是要删除的”。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共加剧了对网络的信息控制,频繁要求谷歌过滤信息,过滤的信息更大了。

2009年是中共的敏感年,谷歌更加频繁地接到中共打来的电话和发来的要求,加剧信息封锁和过滤。
谷歌以为,对中共做一些让步,中共也会做一些让步,容许谷歌在中国发展一些空间,他们没有想到,中共不但没有让步,反而步步紧逼,把谷歌逼到道德全面崩溃的边缘,迫使谷歌从“不做恶”沦为“全面做恶”的工具。

本书披露了中共在成功迫使谷歌在中国境内服务器(google.cn)的引擎上过滤信息后, 进一步要求谷歌在全球的服务器(google.com)的中文搜索引擎上过滤信息,这就意味着,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华人,包括美国的华人,如果在谷歌引擎上用中文搜索的话,得到的信息都是被中共过滤了的, 中共想通过谷歌将黑手伸向世界各地的华人。

这 一点,触犯了谷歌部份管理层人员的道德底线,尤其是创始人布林的良心底线。 2008年5月8日的谷歌年度股东大会上,布林做出了非常罕见的表态----在中国问题上,他刻意与佩奇和施密特保持距离。在这次股东大会上,谷歌的两个 股东----国际大赦和纽约州退休基金向董事会呈交了提议书,敦促谷歌公司管理层改进人权和信息自由的问题,遭到谷歌公司的官方否决,但是布林提出异议, 他说“我同意这两个提议书的宗旨”。

中共迫使西方网络公司过滤信息, 不仅是在中国大陆, 而且想延伸到全球,在全球实现中共的信息封锁。谷歌拒绝了,但是包括微软在内的一些西方公司就范了。

李开复:盖兹大吼“微软被中共给操了”
本 书的作者还采访了曾在谷歌中国担任4年多的首席执行官李开复。今年50岁的李开复,出生于台湾, 祖籍四川,曾在苹果、微软和Google三家公司担当要 职,是华人科技精英效仿的典范。比尔.盖兹将他招入微软,任命他在中国建立微软的研究开发基地。2005年7月19日,李开复跳槽离开微软,加盟谷歌,因 此造成的微软和Google之间的法律纠纷使他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
据书中透露,李开复认为微软不了解如何跟中国人打交道,微软的员工经常惹恼中国政府官员。他说有一次,比尔.盖兹对李开复大吼,说:“微软被中共给操了!”

中共如何利用“扫黄”控制谷歌
本书还讲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就是中共如何利用“扫黄”的名义控制信息自由。
在中国大陆,中共官员从上到下都包二奶,情妇成群结队,在中国形成“性”文化, 一夜情,乱性,乱伦,遍布社会各个角落,中国的网站上到处都是“性”趣盎然。

谷 歌的搜索引擎有一个自动提示的功能,就是人们在输入关键字的时候,谷歌会自动提示相关的字眼和网站,被自动提示的字眼和网站是根据受大众用户欢迎程度决定 的,因为中国大陆很多用户对“性”很感兴趣,所以谷歌的这些功能自动将最流行的黄色网站显示出来,中共对谷歌说“ 这些黄色网站都是你搞出来的,所以我们要惩罚你,今年是扫黄年”。谷歌说,这些黄色网站是根据中国用户的受欢迎程度自动跳出来的(如果中国黄色文化不盛 行,谷歌的自动提示功能就不会显示这些黄色网站)。 

黑手伸到谷歌心脏 谷歌最后抉择拒绝继续做恶
2009年圣诞节前,黑手终于伸到了谷歌的心脏,谷歌的监测系统发现黑客侵入谷歌的电脑系统,公司最珍贵的知识产权被盗。谷歌安全小组的追踪显示黑客来自中国政府,而且手段非常诡秘、复杂,不是简单的骇客。
更 让谷歌感到震惊的是,黑客还侵入了gmail的帐号,而且不是一般人的帐号,而是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帐号,他们所有的联系、计划、个人信息全部被盗!其 中一位人士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名学生,在斯坦福大学安全人员的协助下,谷歌负责安全的高管和这位学生见了面,并亲自帮她处理了她的手提电脑,他们发现,黑客 的手段是如此的诡秘、复杂,他们所插入的恶意软件已经自动销毁了。

2009年的圣诞节,对谷歌最高管理决策层来说,是一个不平静的节日,他们终于明白,妥协,不但没有实现谷歌当初的“中国梦”,反而引鬼上门,直捣谷歌的心脏。
终于,在2010年1月12日, 谷歌副总裁兼法务长庄孟德(David Drummond)在博客发表声明,宣布谷歌将关闭在中国的搜索引擎。
 
微软继续作恶
当谷歌撤出中国后,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微软不但没有跟进谷歌决裂中共,反而说“我们要遵守中国(中共)的法律”。这就像IBM公司在二战期间说,我们要遵守德国的法律,继续向纳粹德国提供科技杀害犹太人一样。勒维说,这本书也许会使中共拒绝批准他申请访问中国的签证。

注:来自www.williamlong.info

Related Articles

Quote Of The Day